RSS订阅为电脑爱好者提供交流学习平台。 请记准G4560.CN 中滑商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你的位置:首页 » 其他 » 正文

为什么是华为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4日 | 作者:admin | 1个评论 | 1997人浏览

导读

华为,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标杆,身后有日益强大的中国,有让人羡慕的服务,有一定的价格优势,有一定的技术优势,甚至已经成为行业标准的起草者之一,行业的主要供应商之一,行业主要的技术专利持有人和技术贡献者之一……


但是,这些光鲜亮丽的成就,也让华为成为一匹行业内狂奔的“鹿”,天下争相“逐”之,并非追逐,而是“驱逐”



新的世界格局正在进行着大规模的洗牌。很明显,所有国家(或地区、团体)已经在进行分化及站队。经济、贸易离不开政治,这一点作为企业是没办法改变的,毕竟这是国家层面的问题。然而,国际资本是不分国界的(但是技术绝对是分国界的)。华为抢占的市场过多后,势必会引起通信行业的警惕,何况,华为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由员工100%持股,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本土出口企业。(下图中,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为华为全资子公司)。


中国大陆出口排名 图片来源 国家统计局网站


在这场围猎中,有美国这样的对手,有澳大利亚这样的“打手”,也有日韩这样的邻居,更有俄罗斯这样的“战略伙伴”,是什么让华为虽贵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电信设备服务商、市场占有率第三的手机供应商,却依然成为全球围猎的对象呢?



围剿华为成为“政治正确”



在已经可见的官方、非官方发布的信息中,存在着浓厚的政治联盟的味道,无论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日美联盟(参见《美日安保条约》)、美日韩联盟、美澳联盟、英美联盟、日美澳同盟、印度洋-太平洋联盟(印太联盟)等,还是大家不知道的“五眼联盟”“英联邦”等。他们协同作战、互相支持或依托,且唯美国马首是瞻,美国的政治正确基本上能代表这些国家的关键领域的选择。


1996年由美国牵头,包含西方主要发达国家而成立的一个旨在控制常规武器和高新技术贸易的国际性组织,并签署了一份协议即《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简称“瓦森纳协议”。该协议列举了两份禁运清单:


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


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弹药、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22类。


对,别人不会告诉你,这份协议的内容就是为中国量身定制的。只说一个段子:


中国能生产什么,把什么做出来,那这个东西就会从“瓦森纳协议”中移除,这个东西就会变成白菜价;如果中国不能设计生产的,需要进口的,那就到“瓦森纳协议”里面对号入座,价格就是白开水卖茅台价。


瓦森纳协议 封面


自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成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军事、经济、技术等各方面大大超过其他国家,通过货币、股市、信用评级、基金等金融手段,不断地进行货币战争、不断薅全球的羊毛,吸收全球的优质企业前来美国上市;通过教育不断地吸收和网罗全球的人才,建立起强大的研发智力基础;通过不断地对外战争,稳固在区域内的影响力,攫取当地资源;通过全球的基地驻军,散布了全球的军事力量,充当了世界警察的角色;通过各种联盟,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通过WTO、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主导世界的话语权。


美国挥舞的制裁大棒,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8月1日,美国联邦政府公报网站发布文件称,美国商务部将于当日起,以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为由,将44家中国企业(8家单位及其36家附属机构)列入出口管制清单,实施技术封锁。


在5G网络建设方面,华为与全球最大的50家电信运营商中的45家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华为与当中有超过一半的电信运营商都已经在开始部署5G场景的网络,5G更快、更安全,但5G的主导权不再是西方国家所统一,核心标准已不再唯一性的掌握在西方主流国家手中。当这些国家的核心成员国——尤其是美国发出全面禁止的口号后,在特朗普政府“America First(美国优先)”的外交思想下,美国担心其建立起来的游戏规则及控制权被打破,因而进一步加速封杀力度与加大封锁范围。



华为动了跨国资本的奶酪



电信基础设备一直是西方国家把控,中国市场在电信基础设备行业,经历了混乱的“七国八制”时代,经历了“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5G引领”的漫长过程。


简单的来看一下国际通讯标准的发展史,通信行业俨然是大国竞争的主战场之一。


1G时代,中国只能看到混乱的供应商和设备,以及熟知的大哥大,全球只有一个通信标准,掌握在西方国家手中。


2G时代,全球制定了2个标准,一个欧洲主导的GSM,一个是美国主导的CDMA,另外日本还自己构建了一个标准PDC(Personal Digital Cellular),因得不到国际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的支持且日本国内市场无力支撑,最终在日本以失败告终,这个标准后来由中国电信引入到中国,变成了风靡一时的小灵通。


3G时代,国际电信联盟(ITU)先认证三种标准,UMTS、CDMA2000、TD-SCDMA,中国的TD-SCDMA终于有了一席之地,但是美国并没有放弃对3G的全面掌控,在已有的UMTS和CDMA2000的基础上,通过英特尔向国际电信联盟(ITU)提出并强行通过WiMAX的第四种标准,结果和日本的PDC一样因为得不到国际主流电信基础设备商的支持而没落。


4G时代,标准是由3G演进,原则上有三个:LTE FDD、LTE TDD、WirelessMAN-Advanced,但是因为代表美国提出标准的企业英特尔的退出,WirelessMAN-Advanced 已经忽略不计,就剩下LTE-FDD、LTE- TDD ,而TD-LTE标准基本上就是中国人(中国移动承建)在玩,并且中国同一时期也向国内运营商颁布LTE FDD的牌照,以此为基础,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4G组网,从4G开始,美国在通信标准上已经开始落后,只能靠收取核心专利费过日子了。


5G时代, 2016年11月17日国际无线标准化机构3GPP第87次会议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召开,中国华为主推PolarCode(极化码)方案,美国高通主推LDPC方案,法国主推Turbo2.0方案,最终短码方案由极化码胜出,之前长码由LDPC胜出,底层规范确立。华为提前在2016年 4月份宣布率先完成中国IMT-2020(5G)推进组第一阶段的空口关键技术验证测试,在5G信道编码领域全部使用极化码。欧洲人基本上放弃了5G标准,剩下中国人和美国人玩。


在5G的争夺中,美国人凭借“专利基础”而非“应用基础”,由高通获得了2016年10月5G标准第86次投票通过的结果,华为因一票之差落败。但是信道编码方面,中国终于成为了标准的制定者。


华为的崛起,先后超过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摩托罗拉,并把三星、NEC、LG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全球十大电信运营商,除中国移动(第一)、中国电信(第十),其他八家都是欧美企业或欧美财团直接控股,其中包括Verizon(美国,第二)、AT&T(美国,第三)、Vodafone(英国,第四)、NTT(日本,第五)、Softbank(日本,第六)、T-Mobile(德国,第七)、Telefonica(西班牙,第八)、TIM(墨西哥,第九)。


全球主要电信基础设备供应商,除华为(第一)、中兴(第四)外,全是欧美企业或欧美财团直接控股公司,包括Ericsson(瑞典,第二)、Nokia(芬兰,第三)、SAMUNG(韩国,第五)。


可以看到,除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其他都是国际上多地上市的企业,是资本家的玩具。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原本自己建立起来的行业,硬生生被后来者挤进来并占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市场,间接或直接地导致了这些公司的合并,并可能带来利润萎缩甚至破产、员工失业等经济及社会问题。


华为的强大,蚕食了别人的市场,“夺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古训诚不我欺。



华为正在走向供应链的顶端



当地时间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中兴事件”爆发。


美国商业部工业与安全局 声明


随后,中兴A股,H股双双停牌,中兴发布公告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以中兴通讯对涉及历史出口管制违规行为的某些员工未及时扣减奖金和发出惩戒信,并在2016年11月30日和2017年7月20日提交给美国政府的两份函件中对此做了虚假陈述为由,做出了激活对中兴通讯和中兴康讯公司拒绝令的决定”“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公司进入到“休克状态””。


商务部发布在记者会上回应:中方密切关注进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


美国议员卢西奥在推特上表示:“如果美国不搞倒中兴,就永远搞不倒像华为这样规模更大的公司”那为什么美国仅通过一个部门的一纸“制裁令”就能让一个中国第二的高科技公司、全球排名第四、美国排名第五的企业进入“休克”状态,不解除就是到了“等死”的状态呢?这就是供应链机制。


美国议员卢西奥 言论截图


美国是全球第一个爆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国家,受惠于里根政府推出的“星球大战”的需求,全球第一根晶体管、全球第一块芯片、全球第一张互联网、全球第一台计算机、操作系统、电话、手机等信息时代产品,均诞生在美国。美国通过全球化、制造业转移、生产分工,站到了信息时代技术的顶端——也就是供应链顶端。欧洲、日本、韩国等国家排在了第二层,而中国,现在更多的还处于“组装”阶段。供应链断供,导致无米下锅,只有等死的命,而无反抗之力。



然而,这种处于供应链底层的困境,正在被中国一点点打破。华为的92家核心供应商中,有33家来自美国,占比第一,超过中国大陆的25家,华为已经成为真正的国际性企业,若华为真被罚,相信美国高科技企业会有反弹,美国政府也会投鼠忌器。



知识产权的围墙让华为更加强大



西方主流的行业玩家,已经建立起无比坚固的知识产权机制:知识产权法律法规、专利流氓公司、专利交叉授权等一系列方式,有效地保护了自己圈子内的玩家的利益,也有效地阻止了新玩家的进入。


标准规范给新进入者更为难以逾越的门槛,你要进入可以,先符合现有的标准,先达到现有的行业规则。电信基础设备行业是最典型的智力密集型行业,智力驱动才是行业玩家的准绳,没有相关的核心专利、标准规范及话语权,最终就是出局或缴纳费用。比如手机行业的“高通税”就是最典型的专利及标准费用,高通通过专利授权及交叉授权,基本把控了行业的定价规则,你要用我的东西,即便你强大如苹果,你也得缴纳相应的费用。


美国围绕公司运营,从联邦政府到地方政府,从行业联盟到工会,建立起了强大而完善的法律体系。加以政府部门作为法律背书,所有进入者都必须受当地法律法规的约束。新进入者面临的狙击,首先就来自于“专利保护”相辅相成的法律条例。


2002年6月,华为在北美的子公司Future Way在美国亚特兰大举办的Supercomm2002商展会,会后,思科CEO钱伯斯面对媒体采访时说道:“在今后几年里,思科将只有一个竞争对手,就是华为!”


华为第一次在美国受到的打压,来自思科。2003年1月22日,思科向位于美国德州东部的马歇尔镇联邦法院起诉华为侵犯其知识产权。在长达77页的起诉书中,指控涉及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知识产权诉讼的所有领域。思科对外界宣称,这是思科成立17年来的首次主动诉讼。而华为也表示,这是华为创立15年来第一次被外国企业起诉。在接下来一年半的时间里,通过反复多次的庭审、答辩,于2004年7月28日,华为、思科、3COM向得克萨斯州东区法院马歇尔分院提交了终止诉讼的申请,这场国际官司结束。这一诉讼,给华为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1、延缓了华为数据通信产品进入美国的时间,为思科新的产品布局和市场阻击策略的实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2、被迫同意修改指令界面、用户手册、帮助屏和部分源代码,停止销售有问题的产品,同意只在全球出售修改过的新产品。


3、为在专利等方面得到思科老对手3COM的支持,以极大的代价让3COM公司获得了双方合资公司H3C(后被惠普收购)的极大利益。


好在,经历了多年的专利围堵、法庭厮杀,华为作为最早被打板子的企业,愈加成长为一家拥有完善的专利布局企业,一个极具国际法律意识的团队。


仅仅靠知识产权的围墙,已经拦不住华为前进的步伐。



他们怕的是华为技术弯道超车



你是后发国家,你是新进企业,你的优势在哪里?“中兴事件”的惨痛教训,因为一纸制裁,导致中国第二、全球第四、美国第五,拥有8万多员工的企业“一夜休克”,国家层面被迫出面斡旋,接受罚款,接受监督小组监督,且监督期限长达7年。因为一纸制裁,将中兴的5G战略硬生生的推迟了近三个月,更全面打击到了中兴整个链条上的客户、供应商、合作伙伴,也给中兴的“中兴”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2018年05月,“中兴事件”在风口浪尖之时,一则披露了2016年11月3GPP会议上,联想及其子公司摩托罗拉移动投票始末的消息,将5G技术及其标准的制定内幕,大白于天下。联系到上文的“供应链机制”,归根结底还是缺乏技术研发投入的结果,没有技术积累,只能受制于人。


1998年3月,华为历时三年,审议通过《华为基本法》,《华为基本法》第二十六条:我们保证按销售额的10%拨付研发经费,有必要且可能时还将加大拨付的比例。


可以说,没有华为持续长达二十年的研发投入,就没有今天华为的攻城拔寨。华为2017年财报显示,华为研发人员约8万名,占公司总人数的45%;研发费用支出为人民币897亿元,约占总收入的14.9%。这一数据,仅次于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位居全球第三。而同一时期,通信行业A股上市公司中研发费用前十的公司合计总额人民币210.38亿元。


图片来源  2018年5月4日《证券时报》


2012年,华为实验室,任正非在谈话中说道:“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我们的目的要简单一点。”


很朴素的话语,很简单的道理。之后的结果就是华为海思处理器伴随华为手机遍地开花,虽然在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中,有超过一半的名字是美国公司,但如果类似中兴事件发生在华为身上,面临的实际影响会小很多。


华为是令竞争对手害怕的,持续的高研发投入、海量的专利申请及授权数量、5G标准起草者、5G组网的核心供应商,技术壁垒在这种高投入下,对华为的限制作用越来越小。


很显然,为什么西方集中对我5G产业进行围堵封锁?就是怕中企借助目前中国在5G技术上的领先优势,使中国未来数字经济弯道超车,占据未来全球产业技术变革的前沿地位。


投降没有出路,从来亡国奴就是任人蹂躏。华为整个公司嗷嗷叫,不怕谁。我们有能力自己站起来,不做亡国奴。”2018年,华为内部IRB战略务虚研讨会,任正非表示,“我们要敢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我们的唯一武器是团结,唯一的战术是开放。”


然而,让任正非和整个华为都没有想到的是,正在华为一点点突破“围剿”之时,它们使出了那样下三滥的手段。






当地时间11日孟晚舟获得保释(点击查看)当晚,走出法庭的孟晚舟发朋友圈,这是她在事发后首次发声。



孟晚舟:

我在温哥华,已回到家人身边。

我以华为为傲,我以祖国为傲!

谢谢每一位关心我的人。


来源:国家统计局网站、跨境金融监管、证券时报、青春湖北、环球时报


标签:

猜你喜欢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1#十字星  2018-12-14 08:31:16 回复该评论
什么时候中国能出几家IC设计和制造都比较强的民营企业才算是真正站起来了。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谷歌广告
网站分类
  • 主板
  • 三大件
  • 显卡
  • 外设
  • 电源硬盘
  • 显示器
  • 装机教程
  • 其他
  • 最新留言